因為 W 同學的介紹,
所以報名參加了兩場伴侶盟所舉辦的影享會

第一場看的是 [山中美姬]

 2015.11.20 [山中美姬] with M (伴侶盟‧影享會)  

好吧,老實說,
我其實看這部記錄片看得很悶。
因為我覺得片中的受訪者的表達方式又或者講話的內容,
充斥著各種矛盾、前後不一致,
所以其實讓我挺不耐煩的。

而且其實我們提早抵達,
在門口看到有人稍作詢問時 (忘記是問說是否是可以進去等候放映還是可以進去邊等邊吃晚餐之類的)
對方的回應其實讓人挺不愉快的。

映後座談,是由導演和跨性別的吳伊婷主持。

導演自己也有提到,
影片中的受訪者本身確實是各種矛盾,
然後吳伊婷......認真的說她講的東西是還算挺有內容啦,
譬如她有提到隨意去動手術成為跨性別者其實是很危險的一件事。
有的人或許對自己的認知是女生,
但這個認知可以透過打扮來讓自己接受,
卻因為國家法律要求而不經思考就去到不可逆的跨性別手術。
又或者因為自己喜歡的同性,
並且自己的個性可能不是一般社會認知的僵硬的性別表現模式,
於是就認為自己應該去做手術,
這都是很危險的。

但是,雖然電影跟跨性別有關,
吳伊婷本身身為跨性別者的一些想法或者遇到的事情,
也讓她可以說不少有深度的內容,
可是她說話的那個方式那個調調,
我還是得說是讓我很不舒服~~~ = =

另外要特別提一下的是,
片中關於原住民的姐妹制度,
早期,其實原住民本身的傳統文化是可以接受 ─ 不說是跨性別者好了,
但至少是可以接受比較娘的男生之類的 ?
所以她們有稱呼對方姐妹的語言與文化。

但外來文化進入後,
開始了這類型人的慘痛生活,
因此導演說老一輩的很慘,
年輕一輩的可能也因為社會現在比較開放,
所以有比較好一些...

而透過現場觀眾的分享,
也了解老一輩會特別慘其實那個時間點大概相當於長老教會進入原住民村落,
改變原住民宗教信仰的時間點其實是差不多的。

嘛嘛~嘛嘛~
然後話題既然說到宗教,
還是就跳開不多說了。

 

最後、順帶一提,
看這部跨性別電影的這天 ── 11/20 ──同時也是國際跨性別紀念日
一個紀念因反跨性別的憎恨或偏見而遭殺害的跨性別朋友的日子。

 

每次看到這種因為性別認知而慘遭虐待或者殺害的 ─
不論是同志還是跨性別,
就算這世界上善良的人很多,
我總還是忍不住會覺得其實人類真的是很殘忍的一種生物阿... (遠目)

 

 

創作者介紹

無創意

hyr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